陈元凯、陈意映和林觉民遗书

发布时间:2012-03-17 来源:福州新闻网 编辑:林国清 林荫予浏览:-

 陈元凯原是螺洲店前人,后迁居福州文儒坊大光里18号。这屋子前后两进,一进大厅面阔3间,进深2间,双坡顶,穿斗式木构架。二进倒座3间排。东侧花厅,建有假山、水池等,很有规模。《福州姓氏志》说:“唐总章年间,开漳圣王陈元光后裔于宋代由漳州迁长乐。明洪武间,陈文由长乐陈店迁闽县螺洲店前。”以后繁衍称“螺江陈氏”。清刑部尚书陈若霖、清太子太傅陈宝琛等为族中闻人。陈元凯与陈宝琛同辈,字陶庵。《福建通志·选举》在清光绪十五年(1889年)侯官县举人条目下有陈元凯大名,可见当时陈元凯已经住在福州文儒坊大光里的房子里。因为,螺洲属闽县,而文儒坊属侯官县。同榜的族人陈懋鼎(陈宝琛胞弟陈宝瑨的长子)中第一名解元,就列在“闽县”条目之下。
   
  陈元凯中举后赴礼部试,不第。清宣统时到广东为候补知县,还没有出缺,辛亥革命就爆发了。自然知县也当不成了,只得回福州。以后他还做过什么事,现在还不清楚。陈立鸥著《闽县陈公宝琛年谱》写:“宣统初元,公(陈宝琛)被调出山,则属族子维寿、陀庵、元凯递司其事。”民国21年(1932年)《族谱》告竣,共24册。但元凯等人都“相继殂谢”。因此陈元凯的后半生大概主要的是致力于续修《螺江陈氏族谱》,幸在有成,不负所愿,为福州留下一项文化精品。
   
  陈元凯有女儿叫陈佩芳,字意映,在文儒坊的时候,幼承家学,精工诗文,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嫁给杨桥巷口的林觉民。当时的林觉民已经是个革命者,陈意映积极支持他从事革命活动。林觉民在家里办一所家庭妇女学校,陈意映不但自己参加,还动员堂嫂谦修、堂小姑孟瑜等一起入学。因此她和林觉民的感情非常融洽。觉民经常对人说:“吾妻性癖好尚,与余绝同,天真烂漫女子也!”陈意映把自己和林觉民一起的居所就称为“双栖楼”。写信给丈夫,称自己为“双栖楼主”,彼此心照不宣。林觉民到十锦祠或是到西禅寺开会,她都要跟着去,假装做夫妻一起游览或是烧香拜佛。开会的时候,她就在外面“望风”。有一次要从福州运枪支到广州去,装在棺木里,陈意映扮作丧妇随棺送葬,以避人眼目。但陈意映有孕在身,林觉民怕她过于劳累,临时才改由方声洞的妹妹方君瑛代替。宣统三年(1911年),林觉民要到广州参加起义,九死一生,不忍告诉陈意映。直到他到了广州,才给她写了一封“绝命书”:“意映卿卿如晤……”情深意切,称《与妻书》。林觉民给妻子写信的同时,也给父亲写了一封《禀父书》。《书》到之前,陈意映还不知道丈夫已经被害而成为“黄花岗七十二烈士”之一了。真的是“可怜黄花岗上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。
  
   广州起义失败,林觉民被捕,不久就壮烈牺牲。他的岳父陈元凯正在广东候补知县,首先得悉。他知道作为“朝廷钦犯”的林觉民将要株连亲属,忙派人赶回福州,让林家所有的人都要赶在清政府下文之前,疏散到其他的地方去躲避。于是,陈意映连夜回娘家文儒坊。当然文儒坊也不是安全的地方,于是就租住娘家附近早题巷3号(今5号)的屋子。巷子很小,屋子也很偏僻,所幸没有暴露。某夜,林觉民的两封“绝命书”,不知是哪一个好心人,也不知经过多少的风波辗转,悄悄塞进这屋子的门缝里来。陈意映认得是丈夫的字,一口气读了几遍,便晕到在地上,幸好陈元凯的房子就在前面,娘家人赶了过来,才把她救活,哭了一阵,安慰一阵。这两封遗书以后都由觉民的父亲林可珊收藏。民国13年(1924年)春,可珊把遗书寄交给时任民国政府建设部长的林森。林森也是福州人,正负责建设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墓。他非常敬仰林觉民的精神,即将遗书摹印广布。以后编入“国文”课本里的《林觉民与妻诀别书》便是由此而来的。   
  陈意映住在早题巷里天天以泪洗脸,惟以肚子里的遗腹子为安慰,以后生子叫林仲新。陈意映一边抚育仲新,一边以写诗填词悼念亡夫,有《双栖楼集》遗世,皆哀婉凄绝,不忍卒读,两年后忧郁成疾,又贫病交加,不幸逝世。幸好林仲新有祖父林可珊和外祖父陈元凯照顾,长大成人,千辛万苦,林觉民遗书又传到他的手里。解放后他把“遗书”贡献给国家,今由福建省博物馆收藏。

 

评论啦
我来说两句:

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,您还未登录!登录注册

©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本网由福州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17012135号
建议使用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